當前位置:

京審首頁 > 澳洲移民 >

移民澳洲悉尼后,生活發生了哪些變化?

來源:未知 作者:京審 點擊: 時間:2019-11-08 09:50
在悉尼生活已有兩個半月。
 
 
澳大利亞這個自由且龐大的國度,悉尼這座冬天夜晚很長的城市,從開始的陌生,到如今開始享受它的平和,接受它在移動支付等生活配套上的不便。
 
慢慢地,便可以找到那種對于生活的平和。
 
常常都覺得我們倆,像是泡在溫水里的金魚,漸漸地開始習慣這里的溫度與生活,也漸漸地開始把自己當成半個悉尼人。
 
不同于國內的豐富娛樂活動,澳洲人幾乎沒有什么夜生活,大家下班了都恨不得飛奔回家與自己的家人相聚。
 
就連商場這個固有定義里,會營業到很晚的地方,澳洲也是標準的朝九晚六。
 
我們的住處就在一所大商場的門口,生活挺方便。但正是這樣,常常晚飯后想出去逛逛,看著外面的寂靜夜色,將息未息的商店燈光,也只好悻悻作罷。
 
但又恰恰是如此,我發現其實有大把的時間是屬于自己的。
 
不是像以前那樣,隔三岔五的飯局、說是放松其實是比賽喝酒的KTV等等,那些能將你的空余時間瓜分的一干二凈的場合。
 
在澳洲,物質生活相對寡淡,人們也只好去找尋那些自認為愜意的時光,比如看一本小說、去沙灘曬太陽、去街頭看音樂表演等等。
 
所以我不認為燈火通明才算是一種慰藉,能找到讓自己舒適,且享有自我的時刻,也是幸福的。
 
有時間的時候,我們除了學會給自己安排生活外,還要像旅客般去找尋一些這個城市的新奇,或者去細細體會這片土地的人文與風格。
 
這是同一地點,不同時間下的悉尼心臟市中心:TOWN HALL(市政廳)
 
這樣極具維多利亞風格的古老建筑,澳洲很多地方都有。但是我還是鐘意于這里,每次都會在這里找個凳子坐一會兒,發發呆什么的。
 
聽街頭藝人表演,看游客不小心嚇飛一群鴿子,目睹膚色各異的人從我面前經過。
 
喜歡這樣觀察生活的時刻,感覺像是在剖析某種細節。
 
在太陽快落山的時候,坐在歌劇院的對面,觀望突然成了某種帶有儀式感的行為。
 
很多游客在拍照,我通常會找個沒人的地方,靜靜看這明滅的日光,慢慢結束一天的工作。
 
天色黑下來,旁邊的酒吧便要開始營業了。吹奏薩克斯是個大腹便便的老先生,他開始調琴音,不一會兒就搗鼓起來。
 
再細聽就不自覺地會進入他的演奏氛圍里,看著隔岸的歌劇院,似乎是某種略帶著詩意的呼應。
 
我認為應該沒有人是不喜歡海邊的吧。
 
面對那種空曠,任何堅固而纏繞的結都會一瞬被打開。大海便是有這樣的能力。
 
想起之前看蔣方舟的書,她所描寫的大海,我覺得寫的很恰當:
 
“它總是不斷被劃出道道傷痕,又總是處于完整無損的狀態。海不會記得我來過,我的人生卻被帶到了未知的航道。”
 
這樣坐在沙灘上,望著不管是浪涌還是沉靜的海面時,大概人的心里都不自覺會產生某種體會,以及開始與自己對話的時刻。
 
因此,總是得益于“無聊的生活”,反而讓我們找到另一種“有聊的生活。”

京審澳洲分所為您出具澳洲投資移民審計報告,多年成功案例。

咨詢電話:010-82672400

聯系人:李老師

分享到:
? 新浪彩票中心竞技风暴
在線客服系統